Traaaaaaa

我是个糖精噢~(○'ω'○)
Damn it,Root.
I love you too~

【翻译】The Mistakes We Make

分享一个超级超级超级臭不要脸的阿根2333第二人称阿根视角,大概能当昨天那篇的姐妹篇【x


原文地址   作者:brightly_brightly

 授权:

 

1.

Sameen Shaw的第一个错误是拒绝承认你很有趣。当她该在你讲笑话的时候窃笑,她却选择嘲讽。当她该在你暗示的时候飞快涨红脸,她却翻你白眼。当她该在你公然勾引的时候回以调情,她却充满敌意地拒绝。

她早该知道你永远不会接受‘不’这种回答,她也早该知道赢的人会是你。你总是赢。Harold说过‘发现你选择指示代词的方式让人深受启发。’你翻白眼,在你的字典里,你只有一个选择:‘她’。她,Shaw。以及她,机器。


2.

机器让你和Shaw组队,但机器也告诉你不要电她药她以及绑她。不过机器现在应该更懂了。


你看着Shaw睡觉,呆坐在方向盘前。冉冉升起的太阳把金色的霞光洒在她坚实健壮的手臂上。她的一小缕头发随着呼吸摇摆。你开始想如果用咬(和谐,拆看看)把她弄醒她会有什么反应。这听来就是那么疯狂,你只是盯着她看。她那有些可爱的,尖尖的小耳朵,让你觉得她就像一只娇小的愤怒精灵,而她可能会厌恶这个比喻的现实让这一切变得更加美味可口。

当她醒来,你们间有了第二场玩笑,“你为什么要给我下药”“你最好希望我没决定杀你”以及一把抵在你锁骨上的刀。Shaw之后对你任务的认同让事情变得顺顺当当起来,你预想着这段关系:最后做个有百分之八十可能性会对身体造成伤害的爱。(Shaw对你的伤害。)


来自CIA的面罩和束带可以说是额外的收获,你对她挥舞着这些东西的时候Shaw的瞳孔放大了。她舔着下唇来回看着你的脸,束带,你的唇以及黑色的棉质面罩,即使是隔着五英尺远你也能看到她的颈静脉轻微跳动。

你几乎可以看到她脑子里正在自动运行的代码,因和政府的廉价西装男特工打斗而产生的肾上腺素正在帮你的忙。你不能帮她做决定,所以你只是耸肩,等她来捉住你。

她那样做了,然后你发现你自己被绑在一张不舒服的行军床上。裸着,当然。她笑着揭开你的头罩。她舔了你,而她却长时间不让你高//潮。当你接受她恐怕是出于对各种电击绑架下药的报复而不会让你解放的时候,她舔着你小核的下方并用两根手指进入了你。

你在束缚中猛烈抽搐,你用力摇着你的臀配合她,太用力,以至于行军床直接垮掉了,你们都重重地摔到了地上。你终究还是到了,而她只是操你更凶,用热切的嘴和无情的手指。

你大概爽得有点发朦,你不记得了。


当她终于松开你,你回报了她很多次。当你不得不因为接头时间到了穿好衣服的时候,你甚至有点伤心。然后你私藏了她的内裤,(这他妈疯了,你承认,事情一和Shaw有关,你就像个发狂的跟踪狂疯子。)也许不是那么含蓄的。面罩再次套到了你头上,在敲门声想起之前,她靠近你低语,“如果我们再做这个,我会用你以为我没看见你偷走的那些内裤堵住你的嘴。”

那是一场令人兴奋的营救和近乎拙劣的逃跑。Shaw在最后一秒赶来收拾了你的烂摊子,然后她破坏了气氛,用她揍在你脸上的拳头。

“我的下巴在那次任务之后僵硬了三天。”很久以后你告诉她。

她假笑,“我也是。”


3.

机器不仅教给你责任感和道德感,她也提醒你了关于Shaw的人格障碍。你无视了她,她确实是个上帝,但她不会遇见Shaw。然后你加入了Harold的下等社会改造计划。利他主义并不是可以和你享受的间谍活动以及暴力搭配的东西,但如果Shaw,一个坚称自己是反社会的人,都能遵循一些严格的“共同利益”礼教并且能和它共存的话,你开始认为你也许也可以做个好人。

你很想再次和Shaw上床。你读过她的档案,很多次,所以你知道她的考试成绩,她大学和医学院的报告。是的,你知道所有在你遇到她之前她的辉煌过去,但在过去几个月的合作里,你还知道了,Sameen Shaw是个超大号的呆子。

试图隐藏她自己呆的那部分,就是她的第二个错误。也许也是她致命的缺点。


在一个寒冷的下午你悄悄地走近了她和John,准备把他们引到一条不会和全副武装的Decima特工发生冲突的路上去。当你正在准备给他们来个突然袭击的时候,你听到Shaw发出了一声她自以为和Bear独处时才会发出的兴奋颤音。你看到她拿着John的手枪,就像那玩意儿是金子还是别的什么高级货做的。她的脸上全是愚蠢的兴奋,John则是露出了诚实又善良的微笑。Shaw拿着枪,对着隔壁汽车的轮胎做口型,你勉强可以听到她在为此行为加入配音效果。如果这都不算是最可爱的事...

Shaw和手枪很是亲热了一会儿才把它还给John,几分钟后在你把Shaw钉在墙上的时候它指向了你的太阳穴。你本没必要用武力,不过你太他妈需要触碰她了。你喜欢制造一个入口。在你们成功撼动Decima的阵营之后,你指着熟食店分散了她的注意力,在她沉浸在她频繁的肉欲(闭嘴,别这样玩双关)时,你把John拉到一边问他枪的事,就好像你要去给自己买一把似的。


但枪并不只是解放Shaw超呆的那面的唯一钥匙,你懂了。出于利他的原因,这场游戏已经是这个名字了,你闯进了她的公寓。当你正在将全新的nano和一盒子免费弹药放在她床头柜上的时候,你注意到地板上堆着一堆杂志。他们又厚又亮。你抓了一本,期待着那是色情杂志。结果你找到的是医学期刊,多国语言的医学期刊。上面有着丰富的注释(也是用多种语言)。Shaw甚至在她不同意的段落旁边画上了生气的脸(噢,也有可能生气的脸是Shaw在表示赞同,谁知道。)在医学期刊的下面,你发现了很多旧得可怕的漫画书。

Shaw比你呆得多!你偷了一本漫画藏起来,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回了原处然后离开。


下一次你和Shaw不得不监视某个号码的时候,你从你的挎包里掏出了它,假装全神贯注。

当Shaw终于从号码所在的那栋楼上收回了目光,她根本没有看你,她只是掏出了手枪,狂热地对枪管进行抛光。

“新玩具啊,Sameen?”

“嗯。”她回答,“John给我的。”

你差点笑喷,你觉得你有可能被你的舌头噎到窒息而死。

“是的,”她慢慢的继续,随意的,根本不像是在说谎,“他闯进了我的公寓,把枪和弹药都放在我床头,他棒极了对吧?”


你努力在自己内心深处寻找出一丝体面,它藏在一堆肮脏的想法之下。

“好样的帮手老猴子,他在给你枪的时候有没有侵犯你的空间呢,我是说…如果是我的话…..”

“如果是你我就掐死你,因为你不能进我的屋子。”
她抢走了你的漫画,“得了,别再装你能理解巴菲的图文小说了。”

你盯着挡风玻璃看了很久。

“所以说,Shaw,图文小说和漫画有什么区别?”


4.

低调行事是很困难的,特别是在你们分头躲藏之后。但隐秘为你的性生活创造了奇效。你每次奇迹般出现在Shaw工作的地盘上时她都很生气-----她没有选择,只能跟着你去某个试衣间,卫生间或者衣柜,她不厌其烦地强调着她有多么不想看到你。当你闯进她公寓的时候,她是那么“担心”掩饰身份的问题以至于你们不得不一直呆在她没有窗户的卧室里,生怕被人看到。没有窗户让整个房间都很热,你最终还是脱光了,鉴于Shaw的梦游倾向(注),你真的需要绑住她,这是为了任务。


你竭尽全力鼓励她让她对她的工作投入一点兴趣。

“Root,”她在又一支口红小样消失在你的手包里的时候愤怒地喷了一口气,“那根本就不是你的色系。”

“我很高兴你认真上了你的美妆课,Sameen~”你说道,“以及这个特殊色系我没兴趣,我只是为了未来着想。”

“未来?”

“是的,”你靠近,在Shaw耳畔低语,“想想今晚,当这些涂在你大腿内侧的时候,会有多棒~”

Shaw吞咽了一下。

“还有这儿的,”她猛推了一大把小样给你,“把这些都拿上。”


你公然勾引她。你带着她玩了个偷飞机之旅。你带她去迈阿密,把她绑在某个酒店的床头,狠操她,操到你们都精疲力尽。你想这算是你们的进步。
这些年对你们来说愉快又风平浪静,你们都享受着无规律的性爱和规律的停顿。你们污染了整个地铁站,很多偷来的车,还有数不清的酒店。Sameen履行了她的承诺,用你偷来的内裤堵了你的嘴。(当然你已经洗过了。)每一件事都无比顺利,直到她被Samaritan绑走了。


在看起来是失去了Shaw之后,你几乎烧了整个世界,你几乎要自杀(当然这是另外的故事了。)然后几乎是戏剧化的,她逃脱了,她跑回了你身边,她不是字面意思的跑,她开车。然后停在了地铁站边上。他们那操蛋的神经性药物给Sameen留下了一些挥之不去的深度与现实的认知方面的挑战。
你在她病床前坐了三天,她醒过来,瞪着你。
“你又电我了?”她谴责你。
“这次没有,你乖的话我之后会的~”


她虚弱地呻吟着。
“发生了什么?”
“你还记得什么?”
“医院的病床上,Greer,Martine。电休克。唔…有点模糊了。”
“你被Samaritan监禁了十个月。”
“噢。”
“顺便一说,我杀了Martine。还有Greer,我有点病理暴力,Harold不准我再执行场内任务。”


她叹了口气,眼里闪着愉悦。
“你干了什么?”
“扭断了Martine的脖子,可能还用某些工业强度的电动工具电了Greer十九个小时,直到他告诉我们你被关在了哪。当然你已经抢了一辆吉普自己逃走了。我想我在那之后绞死了Greer,我记不太清细节了,但Reese说场面有点过于暴力和血腥。”
“就算对你来说也太乱来了。”
你摇头,你根本不在乎,那让你离她更近了,这是值得的。


“他们折磨了你…”
“是的…”她微颤了一下,你甚至不敢想他们对她到底做了些什么。
Shaw伸手猛戳了一下你。
“什么时候你把杀死折磨我的人们当成了你的工作?你自己知道的,你就在那个死亡名单上。”
“我必须要折磨你,因为我是你女朋友~”
她差点喷出来,“你的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的女朋友,伴侣,高的那个,妻子,你想怎么喊都可以。在你在纽约证交所吻了我又为我牺牲之后,我想我们基本上是结成了有法律效应的合约。我们有证人~因此我获得了全权折磨权以及杀死弄残伤害你的人的第二权利。讲真的,Sameen,这些都是法定的。”

Shaw只是瞪着你。

“我想我产幻了。”

“不是的,你只是缔结了一段关系,别担心,这对我来说也像是梦~”

“我绝不同意,我是反社会,我不搞女朋友不搞关系也不谈感情,尤其是不会和你。”

“你现在正在搞~”

“不,我没有。”她咆哮。

“那只是你的意见~”

“我不是你女朋友!”


你拍了拍她的脑袋,她试图咬你(虚弱的)。

“看看我们~第一次打架了~我等不及我的和好性爱了~噢!还有‘久别重逢’性爱~还有生日性爱~因为那是你….”

“Root,闭嘴,这不是----我不能---你不能把我们变成女朋友。”


“好吧,如果我不是你的女朋友,那么别人亲吻我,抚摸我,铐住我也不会困扰你?”
Shaw皱眉。

“我在北部随便找个人来场性爱之旅你也无所谓?比如下周末在伯克郡找个隔离的小屋?”

Shaw皱紧了眉头。

“你不想拥有给被杀死的我报仇的权利?”

Shaw皱眉太用力,大概整张脸都要皱成一团了。

“难道当我说我想把你绑在椅子上,用我邪恶的方式和你….只是和你….没有我名单上另外的结实波斯反社会,你没有温暖又刺痛的感觉吗?”
“好吧,你这样说的话......”


你笑了。你赢了。

“说出来吧,说我是你的女朋友。”

肖对你坏笑,“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啊。”(注2)

这是她最后的错误,因为你确实做了她。一次又一次,好几个小时。直到最后她停止了抵抗并接受了它。

而你甚至没用到拿狗狗来贿赂她。


-fin-

注1:并不是真有梦游倾向,就是找了个绑Shaw的傲娇借口233 谢 @chain  太太指点~

注2:原文是make me。双关w


【默默的打开word看了一眼被我冷淡的亲儿子

评论 ( 41 )
热度 ( 314 )
  1. Traaaaaaa 转载了此文字

© Traaaaaaa | Powered by LOFTER